超90%年轻人对此没有规划!未来是互联网养老模式



当你老了,走不动了,炉火旁打盹,回忆青春......

  2015年春节,小徐照例和爸妈一同在外婆家过。当她听到莫文蔚在春晚上唱出这首歌时,眼眶竟有点红红的,她想到了刚过80岁的外婆,想到了即将退休的爸妈,但当时仍是大三学生的她,却无论如何也没想过自己头发花白的样子,那一天,仿佛离她还太远太远。

  到了2018年,小徐的外婆已经需要住家阿姨24小时看护了,而她自己,则随波逐流养成了泡枸杞的“中年人习惯”。

  等我老了就去养老院,还可以和差不多年纪的人一起打打牌聊聊天。

  这是一名刚工作两年的90后,对于养老的畅想,同样,也是新一代年轻人养老观念的缩影。

  据新闻晨报周到的《上海养老小调查》数据显示,35岁以下年轻人最青睐的养老方式是旅居和去养老机构,而36岁以上,尤其是46岁以上的人群则更愿意请家政来居家养老。

  这不仅是观念上的差异,折射出的更是未来养老模式发展的趋势。

  35以下年轻人倾向哪种养老方式 /《上海养老小调查》

  老年人现在去养老院,是一场“革命”

  若不是前两年摔了一跤,小徐83岁的外婆是不服老的。从前一个人住还能自己买菜做饭,如今却连从沙发上站起来,也需要有人来撑一把。

  她自己蛮懊悔的,觉得要是当初没摔就好了,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现在请阿姨就是希望看好她不要再摔了。

  小徐妈妈说,对于养老院,她们不是没想过,但老人对此很抵触。

  送她去养老院,她觉得好像是让她去‘等死’一样。

  实际上,现在的养老机构早已今时不同往日,与其说是“养老”,不如说是去“享老”。

  史鸿是泰康申园养老社区的总经理,他也曾遇到过一位“死活不肯”来养老院的退休孤老。

  老人在家闲着没事,一天可以给女儿打上十几通电话,后来,女儿借着外出散心的由头,把妈妈带来了养老院。经过一番劝说和一周试住,她每天都接不到妈妈一个电话,反倒是自己不放心打过去,妈妈却说在参加各类兴趣活动,忙得没空搭理。

  图片/VCG

  这样的活力养老,是当前大部分高端养老机构的标配,但与之对应的则是高费用

  在申园,用户只有购买泰康一定保费的产品,或者依照入住房型缴纳100万至300万不等的费用,才有入住权。史鸿表示,当前申园的入住率已超过80%,老人们以高学历、退休干部和企业主居多,家庭普遍有一定经济基础。

  显然,这样的收费标准对于小徐外婆等工薪阶层来说,是在有些难以负担。

  自从请了24小时看护,外婆的退休工资就全交去付了工钱。阿姨每月工资为4500元,包吃包住,而外婆每月的退休工资则不过4000元左右,其余开销就靠存款和子女支持。

  从接受度到养老费用,在史鸿看来,这些都如同是一场“养老革命”。未来要让绝大多数人都能享受养老,就需要将产品继续细化,比如推出配套设施并不那么丰富的、户型更小的、甚至以床为单位来提供,让养老这件事变得更普惠。

  图片/VCG


 互联网,为建设养老第三支柱按下加速键

  那么,如何帮助年轻人实现他们的养老目标?中国社科院、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房连泉给出了一个建议——利用互联网金融服务工具。

  今年3月2日,中国证监会发布了《养老目标证券投资基金指引》;8月6日,有14家基金公司申报的养老目标基金获批,待准备完毕,它们将以FOF的形式对外发行,并全部上线蚂蚁财富,也就是说,用户可以在支付宝上进行直接申购。

  这样的互联网养老模式,当前在市面上已有诸多体现。比如近日,中国人保寿险就联合蚂蚁金服保险服务平台,共同推出一款名为“全民保·终身养老金”的创新型保险,并将商业养老险起保门槛降低至1元,用户可以在线上进行随时随地投保,按月领取分红。

  而在蚂蚁财富平台上,很快还将为用户开辟“养老专区”,打造每个人都有一个“养老账户”的概念。在这一体系下,用户不但可以投资各类养老基金,还能对自己的社保和公积金等情况进行查询,从而形成一站式的养老服务。

  这是在贴合年轻人的互联网喜好,为其提供便捷的养老模式,同样,也是在助力国家养老体系第三支柱的建设。

  如果说第一、第二支柱——社保和企业年金,包含了一种强制性概念,那第三支柱——个人商业保险,就更多需要每个人的自愿性,此前推出的个税递延商业养老保险,实际上也是为了让消费者产生去买养老产品的动力。

  而如今,养老目标基金可以依托互联网在蚂蚁财富平台上进行申购,更是为推动养老第三支柱的发展按下加速键,希望可以从新一代年轻人开始,培养他们的养老投资意识。

  届时,当你老了,头发白了,享受养老便不是一件难事了。